标签:标签17

“李子柒”必须火?_Papi

No Comments

“李子柒”必须火?_Papi
原标题:“李子柒”必须火? 图片来源@新浪微博 钛媒体注: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互联网指北 (ID:hlwzhibei),作者为指北BB组,编辑为蒲凡,钛媒体经授权发布。 按照常见的市场规律推论,短视频已经是一个极其成熟的产业:产业上游看得见清晰的商业模式、产业下游看得见可行的上升渠道、投资者能够获得直观的价值回报,再加上网络环境的进一步建设、拍摄剪辑技术的进一步下沉、设备和相关人次储备进一步完善等因素,像极了每个改变人们生活方式的现象级风口。 不过你也很容易发现,在行业语境中几乎很难发现有人用“成熟产业”来定义短视频,并且有两个很难反驳的理由。 首先是所谓的产业下游上升渠道有归有,但却很难做到稳定。 比如最常见的上升渠道“算法”,在短视频平台想要获得热门推荐的前提,是通过算法的初筛成为“待推荐视频”从而进入人工审核阶段,而推荐算法则通常参考作品在初期流量池内(比如前600播放量)的关键数据(点赞、评论、完播、分享等)来完成。 可内容产业是先天与C端充分对接的,甚至某种程度上是由C端主导的,在政策环境、市场环境、行业环境等诸多因素的不断影响下,平台必须以天为单位不断对算法进行优化调整,要求人们投入更多的精力去研究透彻。 另一个无法反驳的理由来自于上游的商业模式。 “短视频不就是拍着玩,难道你还想红吗?” 所以即使舆论已经呈现绝对的“一边倒”,我们也有充足的理由相信李子柒在2019年12月的忽然爆火并不是一次精心策划的公关传播。 毕竟对于人民、对于产业、对于产业中求生的人民来说,这次爆火真的太及时了。 从Papi酱到李子柒:两轮热潮、两种结果 抛开田园牧歌这样的内容契合了年轻人逃离城市压力的需求,从短视频这个产业行业来看“李子柒”,其实有另一种路径。 如果将这轮“李子柒爆火”的关键词锁定在新媒体、全民认同和影响力出圈,这样的舆情节奏很容易让人联想起当年的papi酱。尤其是将成功出圈的核心因素、外部环境进行类比,人们很容易发现这两轮时隔3年的全民狂热有很多共同之处,比如对人们感官造成强烈冲击的“价值创造能力”。 如上图显示,papi将百度搜索热度的巅峰出现在了2016年3月到5月之间。在这期间papi酱先后完成了首轮的1200万融资、以及成交价2200万的第一支广告位拍卖——要知道当时自媒体(或者新媒体)团队虽然也屡有融资,但基本都维持在百万人民币级别,papi酱直接将这个数字推上了一个新的维度。 李子柒的情况非常类似。虽然在各种采访报道中李子柒都没有表现出过于强烈的商业野心,她的内容自始至今也没有多余的商业植入色彩,但人们也从不吝惜文笔来描写李子柒的收入有多夸张,第三方平台Noxinfluencer估算的“单个视频合作费用高达80万、一年的广告分红预计达4452万元”被大量引用。 (你说巧不巧,前一姐“办公室小野”的通稿也爱罗列收入数字) 成长方式就更加重合了。如果将papi酱的内容解构为“收集网友们最热门的那些评论和段子,进行视频化的集中演绎”、将李子柒的内容解构为“寻找符合公众预期的理想生活方式”,不难发现两者成功脱颖而出的背后有着共通的逻辑,即一方面消除了人们长期以来固有的镜头疏离感,将视频能够承载的内容更靠近平民语境,另一方面也找到了全新的公众情绪/互联网文化的集中表达方式,与同类竞品们划出了泾渭分明的界限,也通过这一波新鲜感积累了大量流量。 并且李子柒和papi酱都完成了圈层的突破。虽然从品类上看两人都是短视频创作者,但两人并不依赖于短视频内容平台。当她们进入微博这样更受众面更大、社交属性更重的广角平台后,仍然有出色的生命力,甚至能够有效利用微博的社交资源,进一步完成社交资产的积累。 (“周一放送”显然在结构语言上不太“短视频社区”) 所以李子柒未来会有什么样的发展,理论上我们已经可以根据papi酱的发展轨迹来进行一个大概率预测。比如将个人升级为品牌再提炼成方法论、搞个“ziqitube”全媒体内容平台什么的,看上去只是个时间问题。 但这轮全民李子柒狂热仅仅是重复了papi酱3年前的轨迹吗?显然不是。翻看两者爆火之后的舆论走势,又不难发现“papi酱爆火”与“李子柒爆火”表面上都成功地将公众注意力聚焦在了短视频上,客观刺激了产业向前发展, 但在输出结果上却有着非常微妙的差异,并直观体现在舆论环境给予两者的待遇上。 肉眼可见的是,papi酱在2016年的爆火也随之迎来了一轮全方面的质疑。比如在投资人层面,蓝港在线总裁兼CEO王峰在papi酱3月完成首轮融资后曾经在朋友圈说道“无论是投资者还是创业者,最好别迷失在所谓网红的鬼探中,那些眼球都是浮云”,充分表明了其“不看好”的态度;而到了4月,papi酱又因频繁出现粗口低俗内容,在“ 群众举报和专家评审结果”推动下被广电总局勒令下架修改。 而人们对待李子柒的认同不仅是全方位的,更是以由内而外的姿态展现。除了来自资本市场和产业端的肯定,自媒体的“议程设置”在整个舆情发展过程中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——自媒体发起话题、自媒体参与讨论、自媒体再将这种热论热度充分地表现出来,最终吸引来自官媒的认同—— 换句话说,“李子柒能成功”基本已经成为了专业领域内的共识。 当然理论上两者之间形成这样的差异是一种必然,毕竟papi酱和李子柒分属两个不同的内容品类,受众不同也自然决定了她们面临的舆论环境会有所不同。但也正如郭德纲所说的那样“只有同行之间才有赤裸裸的仇恨”——能够让自媒体等内容产业从业者,尤其是被短视频大量分流注意力的图文类自媒体认同,这无论如何都是一件很难实现的事。 再考虑到李子柒的最大“黑点”,即“过于田园牧歌式的内容策略”,本质上是帮助人们在精神上实现对现实生活的一种逃离——其现实意义仅仅局限在一次发泄压力的心灵马杀鸡,远不及papi对公共情绪的即时反馈——似乎与许多自媒体所坚持的价值底线相悖,这样的集体认同更增添上一层魔幻的色彩,也更值得我们去继续发问: 从papi酱到李子柒,人们到底需不需要短视频?如果需要,人们又想通过这种全产业生态式的集体认同,对外界传递出什么样的信号呢? 短视频时代的身份认同、产业分工和成长 首先我们可以明确人们肯定需要短视频。最起码从非常功利的角度来讲,大环境越是信息过载就越强调传播路径的重要性,当短视频实现了低门槛、短路径和直观表达,人们没有理由去拒绝这种更符合当下传播环境的内容载体。 而从这个层面上来看,我们开头所提到的“短视频工具化”其实也无可厚非,至少短视频在这样的设定里有明确的产业分工,能够为整个产业的繁荣程度提供一个稳定的下限。 那为什么整个产业还需要为一个产业分工已经明确的内容载体,掀起新的一轮狂欢呢?这个问题我们或许可以从短视频产业的发展简史谈起。 根据公开的资料显示,国内最早的一批短视频产品出现在2013年前后。比如快手成功GIF制作工具到短视频内容平台的转型,就发生在2012年11月;还有如今被重启并且砸入重金的微视,其初代产品的雏形可以追溯到2013年;美拍是稍晚一些的产品,最早的版本出现在2014年上半年。 这种时间点高度集中的现象并不是孤立存在的。我们很容易在相关的行业报道中,看到这个时间区间的另一个称呼,即国内手机市场的“第二轮换机潮”——智能手机成为主流、4G流量资费进一步降低、网络环境得到充分改善、手机在供应链充分保证的情况下实现成功下沉,推动移动互联网用户开始超过PC用户。 (中华酷联的最后巅峰出现在2012年) 所以当你将这两个发生在相同时间点的大趋势结合起来看时,不难得出这样一个结论: 如今大量的网民是原生于移动互联网时代的,短视频作为同样原生于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内容载体,是他们最重要也最主流的互联网场景之一,并定义了他们的互联网画像。 当然,如今我们站在上帝视角来看,正是这样的背景拓宽了互联网产业的赛道,让人们看到了许多新产业发展的契机(例如新媒体)。但对于当时的人们来说,至少有三个问题影响着人们对于新趋势的判断: -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到底能不能带来一条新的生长路径? -新的内容载体到底有怎样的产业分工? -移动互联网用户仅仅是技术下沉的普惠者,还是能够重新定义未来的产业环境? 这些问题显然决定了这个即将到来的新趋势的上限与下限,而原生于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短视频创作者们显然是最合适的回答者,甚至没有之一。 papi酱并没有很好地替人们找到这些答案。在她之前,草根内容创作者们(比如胡戈、叫兽、卢正雨)虽然也能够得到价值认同,但背后总是有“正规军收编”的影子(比如叫兽之于正统形态的影视公司万合天宜、万合天宜之于优酷),并没有跳出传统产业模式所设置的成长框架。 因此当papi酱以草根创作者的形态获得资本市场的认同,能够顺利进入产业的上游时,人们自然会用足够的热度来匹配这样的尝试:至少我们看来了移动互联网时代所带来的新可能性——而遗憾的地方也在这里,随着papitube的建立以及经纪公司的签约,人们原本期望的“新可能性”再次妥协于传统产业模式所设置的成长框架——人民需要“papi酱”还是一个名为“papi酱”的娱乐明星,答案不言而喻。 “李子柒”这个账号的成长过程显然更接近答案。比如在内容构成上,或许你会觉得李子柒“田园牧歌”式的内容节奏过慢,不如同类型账号“野食小哥”那样带来冲击感,不如“办公室小野”充实,甚至不如美食类综艺那样有绝对的注意力焦点(比如明星),但新内容载体的特性却也在这个过程中被发挥得到了一种极限: -画幅更小,意味着人们的注意力更聚焦,更强调对细节的把控; -时间更短,意味着人们需要鲜明的主题,更强调内容的完整性与延续性; -观看场景更随机,意味着人们的需求更直观:将时间交给你,你来替人们进行更好的规划…… 甚至在我们传统概念里互相孤立、品类不同的内容平台,也在李子柒的成长过程中被串联起来,以不同的分工组成了一个“极有移动互联网时代特征”的成长路径,比如微博。 在人们的印象里,微博更像是一个进阶式的平台,代表着一个人的热度高低。比如双11到双12期间基本从热搜下不去的李佳琦,在通常的逻辑判断中,这就意味着“李佳琦红出圈了”。 但实际上微博显然不仅仅是一个流量集散地。一方面,微博能够成为“出圈标志”的前提,是它囊括了容量足够大并且维度足够丰富的用户样本——这是其他任何平台所无法提供的,也意味着创作者面对着更大的可能性;另一方面,微博近乎于全品类的内容展示方式,也给创作者提供了与市场充分交互的手段。 也就是说, 如何真正意义上的激活“微博”平台的潜力,是每个内容创作者都必须处理好的问题。而李子柒的成长过程则提供了一组理想的答案。 理论上微博并不是李子柒最主要的内容发布渠道,但拉通她的成长经历你很容易发现, 李子柒的每个重要节点几乎都有一个“微博盖章”的过程。以2017年5月爆发的舆论危机为例(主要集中在李子柒是否为团队操作的成品、怒吃独立制作者人设的争议上),其最终是以李子柒在微博上官宣“停更”为最终节点。 当然类似的例子也有很多。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今年早些时候“办公室小野”所引发的舆论危机,从爆发到解决几乎每一个环节都是以“微博”作为节点进行扩散的,但考虑到不同内容载体的职能明确,和成长路径的完整性,“李子柒”毫无疑问是一个再合适不过的模板了。 总之我们完全可以将“李子柒热”进行这样的提炼: 人们想通过对于李子柒的共同认可,为这个时代的发展方式寻找一个参考答案。这个答案或许并不是最好的,但至少是它充分探索了这个时代的所有特性,并这些特性的优势尽可能地发挥了出来。 李子柒必须火,但时间已经不多了 现在的“李子柒”就像一个框,什么都可以往里面装。从文化输出到现代人的理想生活,李子柒在不同的通稿中不断更换着头衔,以不同形式满足着人们的想象,支撑起了一篇又一篇10W+。 当然李子柒值得这样的褒奖,但可怕的地方在于,当这种集体认可上升到足够的规模时,无论李子柒的初心是否如此,她都很难在“寻找人们理想生活”的需求上选择独善其身,人们也很快忘记了当初追捧“李子柒”的真正意义,开始符号化地对其进行改造,然后又一个一地鸡毛的故事。 所以李子柒必须火,也有充分火的理由,但如果不能在有限的时间里,快速找到“李子柒火”背后的真实诉求,那么随着“李子柒爆火”带动了行业的大量复制生产,当“李子柒热”的规模影响了产业的规划和相关法律法规的完善,当李子柒的意义被媒体当大到了社会问题的思考层面,这个本来可以很完美的模板的解读全,也将肉眼可见地失去实际意义,最终被遗忘在了不断的迭代过程中。 “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”。 更多精彩内容,关注钛媒体微信号(ID:taimeiti),或者下载钛媒体App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途牛股价再创新低,上市后巨亏56亿,旅游电商将再次大洗牌?_亏损

No Comments

途牛股价再创新低,上市后巨亏56亿,旅游电商将再次大洗牌?_亏损
原标题:途牛股价再创新低,上市后巨亏56亿,旅游电商将再次大洗牌? 【野火科技】12月15日讯,美股周五收盘,途牛收于2.21美元,本周是途牛股价不断创新低一周,并曾在周二盘中一度低至2.18美元。从周初2.39美元再跌去0.18美元,现在市值还有2.72亿美元,且不说携程比,就是和同程艺龙相比,完全不在一个层级上。 途牛(TOUR)股价节节败退,自然是源于公司始终无法解决:规模化且持续盈利大难题。一年四个季度,三季度是旅游旺季,途牛在最近三年中,旺季都有盈利“喜报”。考虑到途牛通过大大减低营销费用、研发费用来间接帮助实现季度盈利,但这显然远远够不上可持续健康发展。 让投资者感到痛心的是,途牛上市前和上市后,未能在任何完成财政一年度实现盈利。途牛官方曾宣布,在2018年实现非美国会计准则下利润大约2200万元,但这和途牛上市前后累计亏损相比,无异于杯水车薪,并且看起来不可持续。 携程前三季度实现净利润50亿元,同程艺龙实现净利润大约6亿元;而途牛前三季度亏损3.3亿元,NON-GAPP后在三季度实现净利润3800万元。所以途牛宣布连续旺季三季度NON-GAPP盈利,但不足以覆盖财年中其他三个季度留下的亏损窟窿。 wind统计数据显示,自2011年度至2019年前三季度,途牛累计亏损大约59亿元;上市后2014年至今年前三季度,进入第六个年头,不到6年累计亏损掉大约56亿元。去哪儿此前是OTA亏损王,但去哪儿已经退市,同时变成携程系一员,其独立核算下应该实现盈利。所以,在现OTA上市企业中,途牛无疑亏损最多。 持续亏损下,从11月开始,在社交网络以及微信群中,不断传出途牛减员消息;还有部分员工抖音上晒出离职小视频,不少同仁颇为伤感。为了节流,途牛这么做也不奇怪。但减员不是目的,何时能走上良性发展之路,才是途牛目前还在战斗几千名员工更为关注的问题,这不仅关乎饭碗,更关乎公司生存。 截至12月14日美股收盘,途牛市值为2.72亿美元,携程(TCOM)市值为199亿美元,同程艺龙(780.HK)市值为251亿港元(大约为32亿美元)。携程市值太高,与之再比较已经没有意义,老对手同程艺龙和途牛相比,市值是途牛大约11.7倍。 在国内旅游电商势力版图中,不到3亿美元市值的途牛,逐渐从中心被挤压至边缘,变成不起眼。上一轮大洗牌是2015年,以携程收编去哪儿、私有化艺龙暂时告一段落。伴随市场传出马蜂窝裁员40%消息,笔者有理由相信,时隔5年后,旅游电商正在迎来新一轮大洗牌时间。 途牛已经“破净”,即净资产远远高于市值,目前市净率为0.63。所以,会有“白衣骑士”出来收编途牛吗?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100条精品线路展示大美青海–新闻中心

No Comments

100条精品线路展示大美青海–新闻中心
青海新闻网·青海新闻客户端讯 蓝天、白云、江源、湖泊……顺着青藏公路一路向西,大美青海的美景看也看不完。依托青海共同的天然文明资源,省文明和旅行厅从文明旅行资源、地舆生态特征、人文体会需求方面下手,打造出10大主题线路、四大特征线路及两大要点目的地品牌,梳理出100条大美青海精品线路。以文明促进旅行,以旅行显示文明,让更多外地游客畅游青海、爱上青海。  现在,全省共有国际天然遗产1处,国家公园体系试点2处,国家级天然维护区8处,国家级景色名胜区1处,国家级水利景色区13处,国家级森林公园7处,国家级湿地公园19处,国家级地质公园9处,国家级沙漠公园8处。青海高原天然景观的澎湃之美、雄壮之美、奇特之美,深深地吸引着国内外游客,仅在本年上半年,到青海旅行的人数到达2800多万人次。  本年,省文明和旅行厅从文明旅行资源、地舆生态特征、人文体会需求等各方面下手,环绕“游大美青海看国家公园”主题,结合天然、人文、专项3个类别10大主题线路、四大特征线路及2大要点目的地品牌,梳理出大美青海精品线路100余条。其间,我省推出的10大主题旅行线路有:国家公园省生态文明体会之旅、山宗水源路之冲中华源流之旅、大美青海自驾畅游之旅、高原美丽村庄之旅、青海非遗探秘之旅、青海赤色回忆探寻之旅、高原新都市风景之旅、大美青海高原研学之旅、民族风情体会之旅、文旅新业态交融之旅。  别的,我省打造的这100条精品线路将杰出展示青海共同的山川、森林、草原、湿地、荒漠等生态景观,要点展示青海各少量民族风情、非遗维护与开发和村庄旅行开展等,深度开发以体会性、参加性、娱乐性为主的风俗体会型和文明主题型旅行产品,以文明促进旅行,以旅行显示文明,遵从大美青海天然法则、生态规则,建设好国家公园省,传递好大美青海情。